绝望的丽桑卓

原名:兮夜的小机器人

人都害怕被拿去和别人比较,倒不是说什么比较结果谁好谁坏,我们只是怕因为比不过而失去了比较者的心。

2018-01-21

绝地求生世界观 bg 片段4

我和鹿哥认识的时候,他还有点小胖。

一次学校的歌手大赛,我们两个那时候都是高一,他是歌手大赛负责社团的新人,所以在后台叮叮当当的搬东西,我正好路过后台去体育器材室借篮球。

进去的时候没怎么,出来的时候篮球我太激动,狂奔,结果篮球砸到他身上了。

这也不是认识,我和他认识是后来一起去比赛的事情了,只是那次见到他就一直埋在我的脑海里,鹿哥自己肯定是不记得的。

讲道理,我也不是应该叫他哥,我以前叫他小朋友的,因为我比他大了半岁,他是我们这届最小的几个人之一了。

后来因为鹿哥在那个比赛的成绩极好,所以就变成我的大哥了。

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地,就喜欢上了他。

现在鹿哥走在我后面,我手里的霰弹...

2017-10-10

绝地求生世界观 bg 片段3

如果你问我,我运气有多差,那可能我只能回答你,我现在在大逃杀。

不是游戏的那个大逃杀,是真的大逃杀,我已经快要结束中学生涯了,却被在茫茫人海里面抽中了。

我现在就站在集中点,绝大多数人面无表情,一脸淡定,也有女孩子轻轻的抽噎的声音,我可能是最奇怪的那个,因为我在笑。

不是我想笑,其实我是真的很紧张,不知道是不是就只有我这样,我一紧张就会表现出很淡定的样子来保护自己,微笑着盯着别人看。

我们被分到了小说里才有的防爆项圈,还有接在上面的一个耳麦。

解说告诉我们,这个耳麦是可以和队友对讲的,只要在双方的项圈上面输入彼此的号码。

我根本没心情看我的队友是谁,我唯一专心聆听的一段解说是地图解...

2017-10-09

绝地求生世界观 bg 片段2

我拿到的那把霰弹枪非常重,上了膛之后我要双手举才能举得起来。

我身上除了一个背包,一把枪,水,绷带和压缩饼干什么都没有。
我降落的地方选的实在不好,附近没有什么民宅,据我所知只有我的北方有三栋楼,而且视野相当差劲,还在接下来十个小时中肯定会有很多人经过。

但是我身上什么都没有,我不能不去。

我把我的伞包折叠起来,藏到灌木丛里面,伪装成没有人来过的样子,开始往北边走。

可能我降落点实在选的太不好了,没有人和我选在一起,这也算是暂时安全了。

一路上我都是在山上跑,所以没有碰到人,一个都没有。
不过脚很痛,我最愚蠢的事大概就是穿了这双鞋。

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,我还有100多米就能到达目的地,...

2017-10-09

绝地求生世界观 bg 片段

今天晚上大概率是要在学校里面过夜了,我心里想。

他走在前面一言不发,还是举着他的步枪,鞋底好像磨坏了,两只脚声音都不一样。

“你脚是不是受伤了。”我想到了另一种可能。

“没有,就是磨出水泡了,有点痛。”他闷头继续往前走,没回头看我。

接着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,只有鞋底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和我的霰弹枪枪托磨在地面上的声音。

毕竟我实在是太累了,我把它挂在腰上了,结果拖在地上了。

这把枪我实在是背不动了,手上举着的已经两个人所有的枪里最轻的阿卡了,我一边喘气一边和自己说再加把劲。

“学校里面已经没有人了,我们今晚在这边过夜吧,前半夜我守夜好不好。”他突然扭头开口。

“哇,你小声点。”...

2017-10-09
1 / 6

© 绝望的丽桑卓 | Powered by LOFTER